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健康 > 中小学生性健康教育亟待加强

中小学生性健康教育亟待加强

发布日期: 2019-11-07 23: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中小学生性健康存在隐忧。多数学生不能正确理解性行为;他们更多从朋友、网络中获取性知识,专业求助意识不强;大部分学生性观念模糊;不少学生性防范意识不强,不能正确应对性侵;对性的了解,同伴影响较大,家庭性健康教育不足。

  ●中小学生对学校性健康教育有一定需求。半数学生希望有专门性健康教育课程,三成学生希望有专门的性健康教师。青睐青年女教师,并希望男女分开上课,较喜欢教师讲解的方式,在性健康教育内容需求上男女需求有异。

  近年来,中小学生受到性伤害和性侵扰的案例、未成年少女未婚怀孕的案例时有报道,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和低龄女童。我们应当如何科学、有效地开展中小学性健康教育,帮助中小学生、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长,这是当前亟待解决的一个重要现实问题。

  本研究以重庆市为例,从学生性心理现状、学生对学校性健康教育的需求以及学校性健康教育实施情况三个方面设计题目自编调查问卷,随机抽取小学高段(4至6年级),初中、高九个年级的学生进行调查。发放问卷1833份,回收有效问卷1425份,有效率78%。其中,小学170份,初中1064 份,高中191份;男生687名,女生738名。所有数据采用SPSS20.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和处理。

  性行为是指为了满足个体自身性需要的固定或不固定的性接触,包括拥抱、接吻、爱抚、等。调查表明,23.4%的学生不知道什么是“性行为”,8.4%的学生认为“牵手”属于性行为,知道拥抱、接吻、抚摸身体、发生性关系属于性行为的比例分别为10%、22.5%、27.5%、65.4%。调查显示,5.8%的学生同异性有过爱抚行为,9.7%的学生同异性接过吻,19.8%的学生同异性拥抱过,26.7%的学生同异性牵过手,还有13.9%的学生与异性有过“行为”(见图1)。

  调查表明,中小学生了解性健康知识的途径广泛(见图2),其中从同学/朋友(39.2%)和网络(34.9%)了解性知识的中小学生所占比例最高。遇到性问题时,50.3%的学生更愿意自己查资料或闷在心里,18.6%的学生愿意找朋友商量,18.0%的学生愿意求助父母,仅9.5%和3.6%的学生愿意找专家或老师咨询。

  调查显示,85.7%的学生知道“隐私部位就是泳衣、背心短裤遮挡的地方”;对“隐私部位是否能让别人触摸或看”这一问题,只有66.4%的学生做出正确选择,且做出正确选择的男生比例明显比女生少。说明三成以上学生对自我保护知识的了解还不全面,防范意识还不高,尤其是男生。当问及“遇到性侵害时的做法”,大部分学生还是选择“告诉父母或自己信任的成年人”(67.8%)、“到公安机关报案”(64.6%)等,然而依然有7.7%的学生选择“不告诉任何人”,还有11.1%学生选择“自己悄悄去医院检查”。

  对“婚前性行为”,50.4%的中小学生认为基于爱情或只要双方愿意就可以,26.3%的学生表示理解但不能接受,9.8%表示无所谓,仅13.6%的中小学生明确反对(见图3),对同性恋、双性恋,45.6%的学生认为可以接受、应该尊重,24.8%的学生认为无所谓,29.6%的学生认为荒诞。

  在性知识方面对学生影响最大的人依次是:同性朋友或同学(42.2%)、异性朋友或同学(15.4%)、老师或医生(15.0%)、父母(10.3%)、其他人(6.3%),还有10.8%反映没有任何人(见图4)。另外,有研究表明,父母与子女在家庭中关于性问题的沟通对减少青少年性冒险行为具有积极的影响。然而,调查发现,在与父母一起观看影片出现男女亲密镜头时,父母抓住机会对孩子“进行适当的教育”的比例只有32.7%,37.1%的父母制止孩子“不让看”,30.2%的父母“没有特别反应”。

  45.5%的中小学生对学校开展专门的性健康教育愿望强烈,仅9.2%的学生“不希望”,其余的学生表示“无所谓”。对“获得性健康知识”的渠道,中小学生们更愿意选择专家讲座(36.7%)、学校心理咨询室(36.5%)、学校专设课程(34.7%)等,人数比例均接近四成。

  对于性健康教育课的任教教师,31.4%的学生希望是专职的,22.9%的学生希望是心理老师,11.6%的学生希望是生物老师,还有少部分学生希望是班主任、医务人员等。对于教师的性别和年龄,选择最多的是青年女教师(38.5%),其次依次是青年男教师(10.5%)、中老年女教师(7.9%)、中老年男教师(2.5%)。

  对于性健康教育的班级组织形式,31.3%的学生希望按性别分类分班开展,其中有此希望的女生(37.8%)比男生(24.6%)多,年级上低段比高段多(小学40%/初中35.6%/高中23.6%),此发现正符合不同性别和年龄学生性心理发展的特点。对性健康教育课的形式,最受欢迎的是“老师讲,学生听”(43.6%),其次是“老师指导,同学讨论”(32.3%),再是“游戏和活动”(22.1%),再是“看影像资料”(21.5%),最后是自学(15.5%)等其他方式。

  调查显示,中小学生最大的性困惑依次是体型变化(50%)、异往(30.2%)、月经/遗精(29.5%)、同性恋(16.3%)、性梦(15.7%)、性病/艾滋病(15.4%)、/(14.8%)、性骚扰(14.4%)等。当问及学生希望了解哪些方面的性知识时,总体上按比例大小依次是性自我保护(55.6%)、性生理知识(46.6%)、性心理特点(45.1%)、性道德(42.8%)、性与法(39.8%)、艾滋病/性病预防(39.1%)、性行为与性保健(33.9%)、避孕知识(26.8%),其中女生想了解的前五项内容与总体的前五项一样,而男生前五项选择依次却是性自我保护、性道德、性生理知识、性心理特点、艾滋病/性病的预防。(见图5)

  关于学校性健康教育工作的开展,55.9%的学生反馈学校有性健康教育课程;学生在接受性健康教育的时间上,9.5%的学生开始于小学四年级,11.5%学生开始于小学五年级,18.6%的学生开始于小学六年级,多数学生在初一(33.5%)开始接受性健康教育。

  在有性健康教育课的学校中,69.9%的学生称性健康教育课没有固定的课时安排,问及学校性健康教育课的老师,有15.1%的学生不知道是谁在上课,只有16.1%的学生称有专门的性健康教育老师,其余的上课老师还包括心理老师、生物老师、老师、班主任、学校医务人员等。

  对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的内容,39.7%的学生觉得简单,58.5%的学生觉得适中,极少学生(1.9%)觉得偏难。学校性健康教育的形式,包括了专门课程、心理咨询、专家报告/讲座、活动以及书刊板报宣传等,也有在其他学科中的渗透,如心理健康课、生物课、体育课、思品课等。

  性健康教育是否存在负作用,一直是家长、社会各界甚至是老师们都担忧的问题。调查表明,九成以上的学生(91.6%)认为性健康教育并不会增加他们的不良性行为,进一步印证了已有研究关于适当性健康教育并不会增加学生过早的性行为和性活动的结论。(见图6)

  为了验证中小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的价值,采用骆一、郑涌于2005年编制的“青春期性心理健康量表”测查了中小学生在性心理健康量表上的得分,以此为因变量,再以学校是否开展性健康教育为自变量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有性健康教育的学校,其学生在性心理健康量表及各分量表上的得分都要比没有性健康教育学校里的学生得分高,且差异均达显著(p0.05)。结果表明,学校性健康教育能有效促进中小学生的性心理健康。(见表1)

  当下的中小学生家长多数过去自身都未受到过良好、完整的性健康教育,性科学知识严重缺乏,性健康教育观念陈旧,“谈性色变”现象突出。即使有的家长明知性健康教育重要,但由于自身能力缺乏,也不知道该怎么讲、讲到什么程度。

  学校是中小学生获取知识的主要场所,然而,目前学校性健康教育课程体系不完善,从而使得性健康教育力不从心。

  首先,到目前为止,还未有一部关于学校性健康教育的材和专门的课程标准和教学大纲,也缺少对学校性健康教育的目的、内容、形式、方法、途径、师资和管理标准等的统一或者原则规定,这使学校的性健康教育很难实施。其次,“升学率”依然是当前中小学校教育的主要目标,而学生性健康与否与“升学率”并无直接关系,加之在中小学校开展性健康教育并未得到家长和社会的广泛认可,很多学校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次,即使有的学校组织开展了性健康教育,由于缺乏专业师资,很多学校都由班主任、学校医务人员、生物老师等代替,使得学生性健康教育缺乏针对性、系统性、科学性和有效性。

  当从学校和家庭获得的性健康知识不能满足自身需要时,学生就不可避免地会转向其他渠道。调查发现,中小学生更喜欢从网络、电视或电影等现代媒体中获取性相关信息。然受经济利益的驱动,很多现代媒体为了吸引大众眼球,制造了大量、暴力、粗俗的文字、图片、游戏或视频等。另外,还有大量打着“性健康”旗号的刊物流传于市面上,这些不乏是商家为自身利益而发放的免费小册子,是中小学生最容易得到却最不适宜去从中获取性知识的读物。

  学校作为教育的主要基地,是实施性健康教育的主战场,中小学校必须提高认识,切实开展性健康教育。

  教育行政部门应加强对性健康教育课程的规划,督促学校贯彻落实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健康教育”“心理健康教育”“预防少年儿童遭受性侵工作”等文件中实施学校性健康教育的规定,把性健康教育列入中小学课程计划,并进行年终考核。

  首先,积极开设中小学性健康教育课程。各中小学校可结合本校实际,自行安排课时和实施形式。性健康教育课程建设可借鉴国内外性健康教育发展较为成熟的的先进经验,探索适合各地中小学生性健康教育的教材。其次,结合学生年龄发展特点选择合适内容和方法。在教学方法选择上,不仅限于教师单一地讲授,可结合图片、活动、讨论、角色扮演、影片欣赏、文学作品等多种方式,生动、形象地传授性健康知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有的教师精心准备的图文并茂的PPT、形象生动的动画、看似科学且无任何错误的文本,却因过于直白,反而激起学生猎奇的,因此在课程设计时必须把握好适时适度原则。

  建立性健康教育专业师资队伍,是实施学校性健康教育的基本保证。当前,中小学校性健康教育师资缺乏,急需加强性健康教育专业化教师队伍的建设。然而,性健康教育专业性强,教师必须兼备足够的生理和心理知识。一方面,有条件的师范院校要在新教师职前培养阶段增加性健康教育相关课程,逐渐扩大了解掌握性健康教育知识技能的中小学教师比例。另一方面,在现有基础上,加强广大在职教师性健康教育知识培训,将心理健康教育老师,生物老师、学校校医作为性健康教育的主要力量,开设性健康教育课程;同时,班主任、各科任老师全员参与,在学校日常教育工作中,多方面、多角度渗透性健康知识。

  家庭是学校之外的第二战场,家庭教育时间、地点、方法灵活,针对性强,充分发挥家庭性健康教育的优势,对孩子性健康成长事半功倍。

  鉴于目前很多家长性健康教育能力有限,学校和相关机构要加强对家长性健康知识的培训,提高家庭性健康教育能力。首先,开设家长性健康教育课堂,提升家长性健康教育理念;其次,利用家长会时间,请专家为家长开展性健康教育讲座,丰富家长性健康教育知识;第三,充分利用现代媒体,如微信、QQ、网站等,为家长搭建交流平台,促进家长之间性健康教育经验交流分享。

  首先,呼吁和督促社会相关职能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加大对网络的监管,严密防止网络黄毒对中小学生身心健康造成伤害;其次,相关职能部门要加强对影视、光盘、书刊等传媒物品的监督和管理,严厉打击不良性文化的散播。另外,针对一些地方出现的性骚扰学生、猥亵学生等恶性事件,除了加强对学生的自我保护教育外,还需要通过法律法规的完善和加大惩罚力度来遏制此类事件的发生,通过结合教育和立法、执法,做到刚柔并济,从而为性健康教育创造一个健康的社会环境。(作者单位:王纬虹,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杨军,重庆市忠县中学;申玲竹,重庆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