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时政新闻 > 【创新社会治理】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村企

【创新社会治理】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村企

发布日期: 2019-12-07 05: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率:

  “村企共建”是乐山市沙湾区开展“全国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区”的重要抓手,通过将企业社会责任与社区公共事务相联结,在经济实体与社区之间构建出紧密联系的利益共同体,以其独特的方式推动产业发展与农村社区治理相互融合。新时代的乐山市沙湾区“村企共建”实践,以增加农村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为出发点,以党组织的纽带与桥梁作用为基本点,在产业培育与社区治理的双向互促中形成了新型农村社区治理机制。

  在乐山市沙湾区乡村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发展进程中,大量乡村经济实体成为推动乡村社区变迁的重要力量,不断推动着传统乡村社区向“新型社区”的转型。这种“新型社区”既是工业化的社区,又保留着乡土社会的某些生活秩序和原则,表现出非城非乡又亦城亦乡的特点;“新型社区”既是自治性的民间社会,又执行着“准政府”的各种职能,还在国家与农民的关系中起着中介的作用。

  在此背景下,乐山市沙湾区村庄正经历着从“农业生产共同体”到“城乡社区衔接带”的转型,体现为经济共同体的转型、治理共同体的转型及农民社区的转型。2016年以来,乐山市沙湾区以农村社区的上述时代性转变为契机,以“脱贫攻坚”为契机,积极开展了“全国农村社区建设示范区”创建活动,以“村企共建”为抓手,开启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尝试。

  乐山市沙湾区的“村企共建”实践,,是在经济组织和基层治理组织之间,通过发挥基层党组织的龙头功能和引领作用,开展了“村企结对”的共同扶持、“村企互动”的共做实事、“村企会商”的共促和谐,最终实现“村企共建”打造社区治理“共同体”的共同目标。

  乐山市沙湾区“村企共建”相关实践自2016年启动以来,经历了逐步深入的三个阶段,立足“村企结对”“村企互动”“村企会商”等具体载体,在产业培育与社区治理的双向互促中形成了新型农村社区治理机制。

  2016年-2017年:开展村级集体经济“脱空”工程,夯实“村企共建”的经济基础。大力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全面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各乡镇在依托现有企业、产业的基础上,广泛吸取成功人士、区内外企业、村民和返乡农民工积极参与村企共建,实现了村集体经济的有效发展。

  2017年-2018年:开启农村社区“激活”工程,激发“村企共建”的多元参与。落实农村社区驻建单位共建责任,与农村社区签订共驻共建协议,形成制度化机制。一是“村企结对”的共同扶持,建立各村与驻村、扶持企业的联络,例如谭坝乡绿化村通过引入蜀景苑生态观光农场,形成了涉农产业解决就地就业、村级层面协调用地用工的结对机制。二是“村企互动”的共做实事,健全各村与结对企业的常态化业务事项,例如在沙湾镇三峨村与猕猴桃、蓝莓种植基地结对过程中,将产业发展与乡风文明建设、基础设施、环境保护有机结合,历获四川省美丽村庄、四川省卫生村等荣誉,也形成了对观光农业、生态农业的反哺和支撑。三是“村企会商”的共促和谐,通过在村级层面大小事务中引入企业方共商共议,在转变观念、引入资源方面形成助力,在服务企业、维护稳定大局方面形成合力。

  2019年——:加快建设“五方”共治机制,实现各类治理主体有效融入。在该过程中,吸引村级党组织、村委委员会、企业、社会组织、群众等充分参与,发展培训了“农村社区治理能人”“农村社区服务达人”300名,形成了农村基层治理的有效支撑。在“五方”共治机制中,重点是基层党组织的引领效应,太平镇罗一村积极发挥基层党组织在农村社区治理中的领导核心作用,在村党组织内设立产业发展党小组,建立了流动党员支部,形成了对驻村外来企业与合作社党建的覆盖和引领,围绕“村企共建”打造社区治理“共同体”的目标走深做实。

  在沙湾区“村企共建”的实践中,围绕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等各领域,形成了齐头并进、重点突破的工作格局,主要包括:

  一是为企业“固本”,打造“村企共建”的产业基础。沙湾区创建农业龙头企业11家、专业合作社143个、家庭农场34个、专业大户58家,建成全省唯一“全国农业标准化黄连种植示区”“全省中药材产业示范县”。上述产业培育既是企业发展的源头活水,也是村企共建的良性支撑。

  二是为区域“强基”,构建 “村企共建”的外部环境。以大渡河国家湿地公园建设为抓手,加快峨眉山系康养休闲走廊、大渡河骑游绿廊“山水双廊”建设,编制完成市列贫困村、特色村、产业村规划29个,完成农村危房改造2533户、实施易地扶贫搬迁289户。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建基地、创品牌、搞加工、促融合为重点,建成“烟雨荷乡”“世外花乡”现代农业产业融合示范园区2个、农产品加工企业5个,打造有机农产品品牌7个,培育农特品牌30个。上述外部环境培育既是营商环境的重要一环,也是村民获得感、幸福感的重要来源。

  三是为社区“赋能”,突出 “村企共建”的现实效果。以村企联合开展“四美创建”行动为重点,建成幸福美丽新村12个、最美示范村3个、特色村3个,创建“美丽庭院”示范户770户,新(改)建厕所35座。同时,全力推行“村企共建”行动,例如铜茨乡龙柱村与四川德胜集团签署村企共建合作协议,创建了“龙雾”牌李子和绿色有机茶叶,修建占地800平米的茶业加工厂,配备自动化制茶设备。形成了社区环境有提升、产业环境有支撑、生态环境有改善的互促效果。

  在近年的探索和实践中,乐山市沙湾区“村企共建”呈现治理成效显著、社会影响强烈、公众参与积极等特点。

  一是实现了集体经济和社区治理的联动互促。沙湾区采取“合作社+公司”模式,在8个村全覆盖成立了经济合作社,有增量产业的村与相关公司签订了结对合作协议。在引入外部经济资源的同时,也形成了公共治理资源。

  二是实现了企业社会责任与基层公共服务的对接融合。沙湾区以增强企业社会责任感为己任,不断强化对企业在精准扶贫、驻地帮扶等方面的引导。通过表彰先进、打造示范点、挖掘扶贫新点子、帮扶新方式、脱贫新经验,树立企业标杆、企业家典型,打造精准扶贫行动品牌,在媒体及时宣传报道特色工作和企业帮扶先进典型,营造引领带动示范良好氛围。

  三是实现了乡村资源与外部资本的双向激活。沙湾区“村企共建”推动了人才、土地、资本等要素在城乡间双向流动和平等交换,激活了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如德胜集团钒钛有限公司与沙湾区龙柱村合作投产的“龙雾牌”茶叶加工厂,构建起多元化长效投入机制。

  一是作为民政部首批“全国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区”,以“村企共建”为抓手。通过大力推进“全国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区”建设,探索发展乡村文化产业,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与治理机制。

  二是从“村企共建”到“村校共建”,四川省首个“村博士工作站”花落沙湾区。由7名“双一流”大学博士组成的“智囊团”,在谭坝乡绿化村建立了四川省首个“村博士工作站”,围绕佛手柑的提质加工、产品研发进行技术示范与科研试验。此外,乐山职业技术学院与沙湾区共建了乡村振兴学院,在“村企共建”之间又引入了“村校共建”的新元素。

  三是在“村企共建”中“农旅融合”,5家农家乐荣获“中国乡村旅游金牌农家乐”称号。沙湾区2个村创建为“省级乡村旅游示范村”,目前已建成星级农家乐16家。在“村企共建”中着眼于发挥本地特色生态资源、旅游资源,正加快大渡河国家生态湿地公园保护利用和峨眉山系整体开发,全力建设乐水小镇和峨沙康养走廊。

  乐山市沙湾区通过打造以“村企共建”为核心的基层多元治理模式,以增加农村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为出发点,在产业培育与社区治理的双向互促中形成了新型农村社区治理机制,具有相当的创新性和可复制性。从学理角度探讨,具有以下价值。

  一是“村企共建”有助于培育公共合作意识。在村企共建基础上培育合作意识,是推动企业参与农村社区治理的重要内容。企业有着为社区提供就业机会、创造财富、改善环境的优势,维护当地社区、居民的良好生活秩序的义务,而社区也有为社区企业提供一个良好的生产发展环境,引导企业为所在社区提供系列服务的责任。企业参与农村社区治理应充分考虑企业和社区的合作逻辑,在政社分开的同时应通过确立新制度化方式弥补“硬性”市场合约对社会性合约的消解,确保企业推动社区稳定持续发展。

  二是“村企共建”有利于形成多元化的合作治理机制。企业嵌入到社区社会发展之中的企业经济活动,必然也是社区治理的主体,社区的发展也直接影响到企业的效益。在企业推动型农村社区建设过程中,更应着重发挥政府的导向规范作用,凸显企业的社会责任,在企业和社区合作共赢的基础上,推动经济社会不断向前发展。

  三是“村企共建”有助于提升农村社区的资源整合能力。社区建设遇到的普遍问题,仅仅依靠单方并不能获得良好解决,必须探索建立社会化的共生模式。乐山沙湾区农村社区通过调查研究、合理劝说、谈判探讨等具体方式,消解企业与社区之间的紧张关系,促使社区能够获得企业的更多的财力、物力、人力支持,在整合自身资源、提高绩效的基础上,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推动社区更好的向前发展。

  沙湾区的上述实践取得了一定价值,既需要深入挖掘其经验,也需要更好地延伸展望以提升效果。一是要进一步明确村企共建与社会治理的目标,紧扣“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主题,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提升人民群众的满意感、获得感和幸福感;二是要进一步明确村企共建与社会治理的途径,积极开拓共建共治共享新格局,发挥党建引领作用,推进社会资源与企业产业平台共同参与;三是要进一步建立规范的治理结构,为乡村振兴吸纳人才,为人民群众改善生活创造条件,为乡村振兴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沙湾区的上述实践更具备理论启示与政策创新空间:在现代社会转型发展中,农村社区也在发生质的变化。从城乡分治走向城乡一体、从城乡分割走向城乡融合,已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些都对当今农村社区治理产生着重大影响。在新的历史时期,不同类型的企业开始参与到农村社区治理中,自身优势也逐步体现出来,推动着社区治理从政府单一治理到多元主体参与治理的转型。在“经社分开、政经分离、产权改革”基础上构建开放性社区治理组织体系,在“社企分开”基础上培育公共合作意识,在政府引导下的“政府、企业、社区”合作治理机制,是发挥企业参与推动农村社区治理优势的核心所在。